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头条 > >正文

F1变穷新车发布仪式太简陋 包场路演盛景不再

  十年前,作为卫冕冠军车队的雷诺特意选择在有着“F1掌上明珠”之称的摩纳哥为2006年的新赛车揭幕,而且最终成功捍卫了车手和车队年度冠军。时间如白驹过隙,十年后,这家法国汽车制造商三个星期前在巴黎总部举办了发布会,昭告天下他们在收购路特斯之后正式以厂商车队身份回归F1,不禁令人回想起当初一幕幕令人激动的情景。

  虽然这一次雷诺的发布会并没有如人们希望的那样展示新车R16,事实上只是借用了路特斯去年的赛车并换上黑黄两色,但是40分钟的活动还是在形式上与如今大多数车队的赛车发布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新车发布也有“黄金时代”的话,那么无疑就是90年代中后期到千禧年后第一个十年之间。那段时间也正好是汽车制造商在F1的影响力与日剧增,加上一些财力雄厚的企业作为车队的赞助商愿意一掷千金,车队如何展示新赛车的方式仿佛与他们新赛车长什么样一样重要。

  1997年迈凯伦赛车MP4-12的发布仪式是业内公认的最难忘的一次。那是梅赛德斯成为迈凯伦引擎供应商的第三个赛季,虽然双方已经合作了两年,但迈凯伦第一次确定为赛车换上银色的主色调,与梅赛德斯“银箭”的美名相符。与此同时,经历了动荡的三年后,车队对新赛季踌躇满志,于是在伦敦著名的亚历山德拉宫为有史以来第一辆银色的迈凯伦赛车举办了揭幕仪式。

  除了启用流行一时的干冰效果之外,当红偶像团体“辣妹”的现身震惊全场,在她们的歌声中,两位车手米哈·哈基宁与大卫·库尔特哈德掀起遮盖在赛车顶上的帷幕,然后“识趣地”离开,让舞台被维多利亚领衔的“辣妹”接管,而MP4-12完全成了背景。

  但是,不只是大车队请得起大牌歌手。七年以后,向来低调的私人车队索伯在发布新车时把英国另一支女子乐团“甜心宝贝”邀请到现场,成为当时让人觉得最不般配的组合。

  相比索伯,贝纳通(雷诺的前身)在意大利人弗拉维奥·布里亚托雷管理下所亮出的大手笔更让人弹眼落睛。贝纳通在1995年成为双料年度冠军,但是迈克尔·舒马赫在赛季结束后加盟了法拉利。为了给自己造势,在布里亚托雷的授意下,贝纳通“占领”了西西里岛上人气最旺的小镇Taormina,为游客们送上大礼。

  2001年是贝纳通在F1的最后一个赛季,布里亚托雷故伎重施,这一次地点改为了威尼斯。正式车手简森·巴顿、吉安卡罗·费斯切拉携试车手费尔南多·阿隆索、马克·韦伯与蓝色的赛车在地处威尼斯中心的圣马可广场与游客见面,而赛车当然是用标志性的贡多拉平底船运进威尼斯的。

  从那时起,在历史名胜前揭幕新赛车似乎成了F1新风尚。2005年,乔丹车队被卖给了俄罗斯出生的大老板,于是顺理成章地在白雪覆盖的莫斯科红场前举行了新车发布会仪式。

  2007年,本田赛车采用了“地球梦”涂装,巴顿刚刚在前一个赛季的匈牙利大奖赛为日本制造商赢得重回F1后的第一场胜利。怀着满腔的憧憬,本田在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里为“地球车”揭幕,背景是一幅巨大的地球照,还请来几位孩子站台,寓意深远。

  但是,同年的风头又一次被迈凯伦抢去。车队刚刚签下两届世界冠军阿隆索,又大胆起用了新人刘易斯·汉密尔顿,商业运作方面沃达丰成为车队冠名商。就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新车发布会在瓦伦西亚诞生,先是在科幻气息浓郁的艺术科学城让新车MP4-22和新阵容与记者见面,阿隆索与汉密尔顿像模像样地拿出沃达丰贴牌的手机互打电话,而到场记者也每人收到一部作为纪念品。之后,当着2万名观众的面,阿隆索与汉密尔顿驾驶多辆迈凯伦赛车在街头进行路演。

  那时车队在发布新车的策略上可谓“一毛钱不剩”,而现在几乎变成了“一毛不拔”。这一切就是从十年前爆发的金融危机开始,而丰田、本田、宝马就是在冲击之下急匆匆地从F1打包走人。

  全球掀起了“金融海啸”后,昔日出手阔绰的大赞助商也开始收紧自己的荷包,削减成本变为F1的第一要务,为展示而展示的——达到车队和赞助商宣传目的——精心策划的新车发布会就此退出舞台。

  说来,2009年刚刚受到金融危机影响时,为了保住F1的形象,车队们曾经讨论过第二年开年在瓦伦西亚举行联合新车发布会的方案。但是,由于后勤上分歧诸多,这个计划不可避免地搁浅。

  偶尔,还是有人愿意折腾一下。迈凯伦在2011年策划了一次行动:出其不意地把新赛车运到柏林的波茨坦广场,由汉密尔顿和巴顿带领的全阵容车手把新车推到提前划出的临时维修区,技师们就地装上鼻翼和轮胎,完成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发布会。当然,这个地点不是随便选的,因为沃达丰的旗舰店就在那里。

  很明显,除非有赞助商需要,车队可不会傻兮兮地自己掏钱搭台唱戏。去年,印度力量在墨西哥方面的支持下,在一月上旬飞越大西洋到墨西哥城举行了赛车涂装发布仪式,一方面为重回F1的墨西哥大奖赛造势,另一方面应塞尔吉奥·佩雷茲背后赞助商的要求。一周前,2015赛季成绩严重下滑的红牛也在伦敦搞了一场小型新车RB12的涂装发布会,为了配合新赞助商彪马。

  在新世道下,车队已经找到了新途径,那就是利用社交媒体传播快速、广泛的特点,足不出户向全世界发布新车。法拉利和迈凯伦率先引领风潮,开始“在线直播”新车发布:提前在工厂内录制好车手为赛车揭幕的过程以及核心人物的简短采访。后来,路特斯也效仿这种方式,还请所有员工作为群众演员。如果意义特殊,车队也会请媒体出席,例如:去年迈凯伦第二次与本田携手而且迎回了阿隆索,就请了数十名记者到沃金基地当观众。

  有时,车队还会搞噱头:在网页上建造一个虚拟的车库,告诉车迷新车发布时间,在预告的时间点浏览量越多,车库门开启得越快。今年,法拉利和迈凯伦又一次网络播出新车发布,不过意大利人为了重新塑造形象,对视频制作加大了投入,还对维特尔和莱库宁的演技提出了一定的要求,只为了借着“大片”推销一下最新的跑车。

  在没有预算的情况下,大多数车队对新车发布已经一切从简到不能再简: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几张棚照了事,最多在冬季测试前一天或者当天一大早把赛车推到维修区,让摄影师们拍照。要知道,往年一月底第一轮测试在西班牙最南面的赫雷兹进行,上午9点赛道准时亮起绿灯,而8点钟天还没全亮,维修区里只有微弱的光线,让靠卖照片吃饭的摄影师只能摇头。今年,首轮测试推迟到2月下旬而且改在巴塞罗那,算是能提供正常的光线拍照。

  之所以如此简单,车队也有苦衷。现在的F1为了控制成本,对风洞测试和CFD演算的时间进行了异常严格的控制,而且季前测试时间也大大缩水——今年只有两轮8天。车队只能在工厂里夜以继日地加班加点来设计新车,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其他地方,譬如:红牛在涂装发布会前一个小时才通过最后一次国际汽联强制的碰撞测试。

  一旦到了赛道上,车队只想让新车尽可能多地积累里程。让车手在第一天测试前在维修区里与赛车一起摆拍照片已经算是照顾媒体了。

  显然,这样的新车发布越来越让车迷、记者甚至还有车队及其赞助商的市场部专员提不起兴致,因为节衣缩食的政策已经夺走了F1曾经引以为傲的光环和趣味。

(文章来源:F1中国大奖赛)

距2020F1大奖赛上海站还有

F1中国大奖赛门票订购
最新车手排名
1
维泰尔
25分
2
汉密尔顿
18分
3
莱科宁
15分
4
里卡多
12分
5
阿隆索
10分
6
维斯塔潘
8分
7
霍肯伯格
6分
8
博塔斯
4分
9
范多恩
2分
10
塞恩斯
1分
最新车队排名
1
法拉利
40分
2
梅赛德斯
22分
3
红牛
20分
4
迈凯伦
12分
5
雷诺
7分
6
印度力量
0分
7
索伯
0分
8
威廉姆斯
0分
9
红牛二队
0分
10
哈斯
0分